首页 长篇 目录 A-AA+ 书签 朗读

             

救赎 by 恋樱的柠檬派

2020-1-17 23:26

我恐慌地坐在床上十指紧紧扯着头皮,双眼盯着散落一地的白色药瓶出了神。


这是我不知第几次脑海中迸出自杀的念头,失眠成了常态昼伏夜出成了习惯。


蓝色的加厚遮光窗帘把阳光阻拦在外,我蜷着身子隐匿在黑暗中,仿佛只有这样我的心才稍稍安稳。


“叮铃铃”床头柜上的黑色闹钟突然响起,吓得我打了个激灵。


我挪动屁股伸长胳膊费力去够闹钟,瞥了眼时间,如梦初醒。


我放下闹钟,翻箱倒柜找出一件还算合体的衣服便夺门而出。


我坐进车里脸贴近玻璃望向窗外,行人着急忙慌的赶着路时而拥挤时而疏远,脚上的步伐未曾停下,心却不知奔向何方。


车子在站牌处停下,我穿过人群轻车熟路的来到窗口挂号。


消毒水的味道还是那么的刺鼻,我捏住鼻子,循着记忆乘扶梯上了三楼。


不过一分钟的步程,我的心却怦怦跳个不停,每走一步手心里的汗液就增多一分。


我轻轻扣了扣门,低头伏案的大夫听见动静缓缓抬起了头推了推滑落到鼻尖上的眼镜,点头示意我进来。


我小心翼翼走进屋内同他面对面而坐,他像是想起我似的轻声细语开口:“好点了吗?”


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,他被我这幅傻样逗笑了,安慰道:“不要紧张,就像老朋友一样跟我聊天不好吗?”


“不好!我没有朋友!”我突然站起来双手重重拍在桌子上冲他吼道:“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,所以才能云淡风轻的说出这么轻松的话!”


屋内的动静引来了其他病人和医生的侧目,嘴角的弧度僵在了脸上,半晌他才起身绕过我走到门口对围观的众人说:“没事的,都散了吧。”


同事小声问道:“需要帮忙吗?”他面带微笑的摇了摇头。


当众人都离去,屋内又回到死一般的沉寂,当然这不过是我以为的。


再次面对我时他的脸色已恢复如常,反倒是我有些窘迫,垂着头小声嘟囔:“对不起,我控制不了我的情绪。”


他的耳朵一向很尖,初次见面时就知晓了。


果不其然他又笑了,他的笑声令我生厌,我不懂有什么好笑,难不成他是在嘲笑我,是了,他一定是在嘲笑我。


“会发泄情绪这是好事。”


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,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,你将获得[1书币] 的奖励,一个IP计算一次.

打开手机扫描阅读

收藏 书评 打赏

返回顶部